网上批发烟草入狱者平反后获国家赔偿

云顶国际娱乐

2018-03-29 11:30:13

网上卖烟入狱者平反后获国家赔偿

但是,我国实行烟草专卖制度,零售或批发烟草均需经过相应的行政许可。黄赣果只有“零售许可证”,没有“批发企业许可证”,按照有关规定,不能一次性销售50条以上的香烟,也不可以向其他零售商提供货源。

记者注意到,持零售证而批发烟草的案件近年来屡见报端,应予以行政处罚还是上升到追究刑事责任,不仅各地处理差异较大,法学学者也有不同看法。

2013年9月,黄赣果等3名家人因涉嫌非法经营,被韶关警方刑事拘留。次年8月,他们均被韶关市浈江区人民法院一审认定犯非法经营罪,黄赣果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,其妻子、父亲均获缓刑。

2017年7月,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了一审判决,再审改判黄赣果等3人无罪。判决认为,对非法经营烟草专卖品、情节严重的行为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的前提条件是,经营者没有包括“批发企业许可证”“零售许可证”等在内的许可证明。因而,黄赣果等3人不构成非法经营罪,其通过互联网批发销售香烟的行为是否属于超范围和地域经营,应由相关行政主管部门认定、处理。

这一无罪案例披露之后,引起舆论关注。此后,黄赣果及其妻子、父母向韶关市浈江区法院申请国家赔偿,合计约239万元。

黄赣果等人还申请法院在韶关市范围内在媒体上为他们消除影响、恢复名誉、赔礼道歉。

此外,浈江区法院未支持黄赣果等人恢复名誉、赔礼道歉等请求,但该院决定,在适当范围内公布国家赔偿决定书,为黄赣果等人赔礼道歉、消除影响、恢复名誉。

黄赣果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,他们对这一赔偿决定不服,认为赔偿金额过低,拟向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。

“我们是有工作、有生意的,大好青春年华抓去坐牢,生计事业没有了,服刑期间还要‘认罪悔罪’。”黄赣果表示,如果没有错案,就不会产生15万律师费,以及母亲的误工费、社区矫正电话费等各项费用。如果不赔偿,就意味着即使案件纠错了,“我们还是要往里贴钱”,“这错案难道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吗?”

他还表示,错案发生后,家庭受到影响,母亲一人抚养女儿多年;当年有关部门还调集不少人力进入了他的住宅、店铺或仓库,这些行为给他造成了精神痛苦,理应得到更合理的精神损害赔偿。

对于前述经营损失、律师费等财产损失的赔偿请求,浈江区法院认为,其均不符合国家赔偿法规定的情形,因此不予支持。

黄赣果注意到,已有媒体在探讨国家赔偿制度需要进一步完善。有法学学者认为,国家赔偿制度存在的问题之一在于只赔偿直接损失,而不承担可期待利益受侵害的赔偿责任。

除了国家赔偿,黄赣果记住的还有自己被扣押的财产。他表示,在2013年案发时被警方扣押的物品当中,目前有3个U盘、2个移动硬盘还未返还。2017年12月,他们曾向韶关市公安局浈江分局信访部门反映,要求返还。

一个月之后,该局信访部门书面回复称,此事属公安机关按照法定程序办理的事项,依法应直接向浈江分局经侦大队提出,不按信访程序受理。截至发稿,黄赣果暂未收到这些电子设备。记者 卢义杰 实习生 肖岚